核电“强筋壮骨”放眼“一带一路”大市场 [ 2017-08-24 ]

据新华社信息

核工业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从核电技术的引进,再到今天的输出,中国付出了几代人的努力。作为世界核电大国,中国拥有在建核电机组数量全球第一的同时,正在加快核电输出的步伐,力争进入核电强国的行列。

从引进到输出

1985年,中国自主研发设计的秦山核电站一期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并于1991年12月15日实现并网发电。秦山核电站一期工程的建成发电,结束了中国内地无核电的历史,标志着“中国核电从此起步”。

到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进入了第二轮引进国外核电技术的年代,相继从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引进了三种二代技术堆型,并在法国堆型的基础上改进出两种堆型(二代加)。2004年,中央决定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2006年12月,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核电技术企业(下称“国家核电”)以承担AP1000自主化的任务。

经过多年努力,中核集团和中广核联手打造了具有中国自主常识产权的华龙一号,国家核电则在AP1000的基础上打造了具有中国自主常识产权的CAP1400。

从1991年首座核电机组投入运行至今,中国内地目前正在运行的核电机组多达36台,规模位列世界第四,在建核电机组规模位列第一,核能在中国已进入规模化发展的新时期。

现在,中国正在从核电大国走向核电强国。

中国还与“一带一路”诸多国家商谈核电及铀资源、核燃料、核技术应用等核工业全产业链合作。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国家在这些领域仍处于起步阶段,如果这一区域核技术应用发展可以达到美、日的水平,将是一个万亿元级的巨大市场。

节能减排和经济稳增长的助推器

核电对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实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20%的目标,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业界普遍认为,长远来看,核电是唯一能够大规模替代火电的基础能源。相对于火电发电方式,核电具有不排放污染气体、能源转换效率高等优势;相对于水电和风电等能源,核电不受季节和气候影响,发电高效稳定。

核电项目的投资对经济稳增长的作用也是明显的。比如,位于福建的福清核电站便是在2008年中国保增长的背景下,中央推出扩大内需4万亿计划后落地的特大型重点工程,也是当时中国第一份落地的千亿大单。

负责福清核电站运营管理的福建福清核电有限企业则称,福清核电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福清核电站一共拥有6个核电机组),年发电量将达到450亿千瓦时,年总产值将达到170亿元,至少可拉动当地GDP增长近4000亿,增加近3万人的就业,将对海西经济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与国际核电巨头同台竞技

中核集团不久前披露的信息显示,今年5月17日,该集团与阿根廷核电企业在京签署了关于阿根廷第四座和第五座核电站的总合同。根据双方约定,中阿双方将在2018年开工建设一台70万千瓦CANDU-6型重水堆核电机组,在2020年开工建设一台百万千瓦级华龙一号压水堆核电机组。

至此,中核集团出口海外核电机组增加至8台。作为中国唯一出口过核电站并实现批量出口的企业,该集团已成功向7个国家出口过6台核电机组、8台反应堆或核动力装置。其中,核电机组主要输向巴基斯坦。因此,此次华龙一号机组出口阿根廷,被业界认为是中国核工业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突破。

中国还参与投资了英国核电项目。去年9月29日,中广核与法国电力集团、英国政府签署了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一揽子协议。有关协议中的英国核电项目包括欣克利角C(HPC)、赛兹韦尔C(SZC)、布拉德维尔B三大项目,其中布拉德维尔B项目将使用中国自主常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其中,欣克利角C项目总投资为180亿英镑,中方占了其中三分之一的股权。

据先容,上述项目是中国在英国最大的单笔投资,也是在欧洲最大的投资项目,其意义不仅仅在于投资金额和规模,更在于更高层次的合作。中国是核电大国,法国也是核电大国,英国是最早发展核电的国家,三个能源大国、三个能源生产大国、三个能源消费大国进行合作,其世界意义不言而喻。这也表明了中国快速提升的核电国际地位。

核电出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业内人士也表示,在核电强国俄、法、韩等的强势竞争压力之下,如何发挥中国核电技术、装备等优势资源的核心竞争能力,确保“走出去”的项目真正落地生根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可能更需要明确的目标和市场耐心。

业内人士表示,面对严峻的国际市场竞争形势,在政府主导下,尽快走出“散兵游勇、单打独斗”的低档次竞争模式,逐步走向“举国一致、集中统一”的高档次模式,形成强大的综合竞争力。

信息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