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钢铁加速进入折旧时代 5月份废钢出口量同比暴增954倍 [ 2017-08-03 ]

据中国钢铁资讯网

我国钢铁工艺流程面临着结构性矛盾:作为废钢消化主力的短流程电炉,其钢产量在我国占比仅为7.3%,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高炉-转炉长流程则长期占据主导地位。

“此前中频炉能重新熔炼钢屑钢末,如今这些废钢进入正规的转炉或者电炉,因为密度较低,损耗率很高。”河北一家钢厂负责人近日表示,扫清中频炉之后,一部分废钢缺少能够消化的炉子。

与此相伴的是,尽管被征收40%的关税,以轻薄粉碎料为主的我国废钢出口,正在连连创下高点。海关数据显示,继今年4月首次“破万”后,5月份的我国废钢出口量再次激增至8.0345万吨,同比增长954倍,环比增长4.3倍。

而在此前的一季度,废钢总体出口量尚不足千吨,更早之前,我国废钢的年出口量也不过1000吨左右。

我国钢铁正在加速进入一个折旧时代:去年我国废钢资源量已达1.7亿吨。相对于铁矿石冶炼,废钢融化再利用是一种更为节能环保的绿色资源。然而当前我国的废钢炼钢比仅为11%左右,远远低于世界51.6%的平均值。

究其原因是我国钢铁工艺流程的结构性矛盾:作为废钢消化主力的短流程电炉,其钢产量在我国占比仅为7.3%,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高炉-转炉长流程(从铁矿石和焦炭到生铁再到钢材)则长期占据主导地位。这一结构使我国进口了全球65%的铁矿石,却对更绿色的大量废钢利用不足。

从某种意义上讲,废钢资源的流失正在与国内炼钢工艺的结构调整进行着一场赛跑,在此过程中,转向电炉是废钢冶炼的大方向,而在去产能的背景下,允许电炉等量置换转炉产能成为业界共同的呼声。

商务部相关人士指出,近期废钢出口短期内激增是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一个结果。

他表示,废钢是生产“地条钢”的主要原材料,截至今年6月30日,我国全面取缔了“地条钢”的生产,国内废钢库存量随之大增,短期内供大于求,导致出口需求的增加。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共取缔、关停“地条钢”生产企业600多家,涉及产能1.2亿吨,由于地条钢被取缔,释放出6000多万吨废钢资源。

紧随其后的是,废钢在一段时间内出现明显的供过于求,其中生活废钢、轻薄料等料型价格一落千丈。

全联冶金商会近日的调查显示,出口的废钢主要是质次的轻薄粉碎料,9.6万吨中占8.1万吨。这些废钢轻薄料价格从2013年1月的每吨2400元,暴跌到今年5月的500至600元,跌幅高达80%。

上述人士表示,国内外市场价格倒挂是废钢出海的一个重要原因,出于对市场的预期,国内废钢价格持续下跌,品质良好的国产废钢更具有价格优势。

“以5月份为例,5月26日东亚市场废钢的价格为每吨230美金,印度市场的价格是每吨267美金,均高于国内的价格,同期国内废钢有代表性的广州价格是每吨1160元人民币,相当于每吨171美金。”业内人士先容。

值得注意的是,废钢出口是在被课以重税的基础上实现快速增长的。作为一种绿色环保的优质资源,废钢大量出口是我国不愿看到的景象,为了鼓励回收再利用,我国对废钢出口征收40%的关税,然而,这依然未能阻遏近期废钢出口上涨的趋势。

这是否意味着优质的废钢资源正在大量流出我国?

全联冶金商会指出,目前我国废钢出口不足10万吨,预计全年为20多万吨,绝对量比较少,相对于我国一亿多吨的废钢年生产量,不会产生大的影响。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专家表示,尽管近期废钢出口增速确实很快,但主要是此前基数非常低,而从总量上看,我国仍然是废钢净进口国。

“从数量上看,现在每月出口量刚刚超过万吨级别,但我国每月进口废钢都在20万吨左右,去年全年进口量是216万吨,前十来年,废钢每年的进口量更是高达上千万吨。”专家表示。

不过,近年来我国废钢进口量在连连下降。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相关人士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目前废钢进口要缴纳17%的增值税,出口要缴纳40%的关税,这导致国内废钢价格比进口废钢价格低很多,因此作为头号钢铁生产大国的中国,每年废钢进口量仅占全球贸易量的2%,且多为间接进口。

数据显示,我国200万吨左右的废钢进口量已远远低于韩国的580万吨和中国台湾地区的320万吨。

废钢协会建议,我国应在适当的时机和一定的条件下,有步骤、有计划地降低废钢进出口的关税和增值税,鼓励国内企业融入国际市场,保障国内钢铁行业的资源供给。 

信息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