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解读钢铁“十三五”规划 [ 2016-11-23 ]

钢铁十三五:去产能成为重中之重

据信息资源网

日前,工业与信息化部正式发布《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下称《升级规划》),将“去产能”列为重点任务之首,并提出到2020年,粗钢产能净减少1亿-1.5亿吨。

单纯从压减规模来看,上述目标并不是首次提及。一些敏锐的观察人士注意到,《升级规划》中关键说法的变化,将“压减”变为“净减少”。业内人士称,这意味着总产能必须下降。一份产业规划,透露出中国政府深度推进钢铁产业“去产能”的决心。

分析师表示,这是中国钢铁工业的五年计划首次将“去产能”列为重点任务的首位。相比之下,“十二五规划”的首要任务是加快产品升级。从中反映出,钢铁产业面临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升级规划》称,“停止建设扩大钢铁产能规模的所有投资项目”“各地一律不得净增钢铁冶炼能力,结构调整及改造项目必须严格实行产能减量置换,已经国家核准和地方备案的拟建、在建钢铁项目也要实行减量置换”。

专家认为,作为中央政府发布的未来五年中国钢铁工业发展引导性文件,此次发布的规划标题不同于以往。包括钢铁在内的各产业“十三五规划”多命名为“发展规划”,近期发布的稀土、建材、有色金属工业等“十三五规划”便如此,唯独钢铁工业规划命名为“调整升级规划”,“突出了钢铁工业供给侧改革,将以去产能、兼并重组、转型升级为重点。”专家称。

在去产能方面,《升级规划》提出,要严格实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技术等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对达不到标准要求的,要依法依规关停退出。今年全面关停并拆除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30吨及以下电炉(高合金钢电炉除外)等落后生产设备。

该规划还特别要求,必须全面取缔生产“地条钢”的中频炉、工频炉产能。除了发挥社会监督举报作用,还要利用卫星监测等技术手段,全面开展联合执法检查、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等专项行动,重点排查未列入钢铁行业规范管理的钢铁生产企业和项目。

针对连年亏损、资不抵债、扭亏无望,靠银行续贷等方式生存的“僵尸企业”,工信部则要求地方政府停止财政补贴,停止银行贷款。同时强调,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由市场主体自主选择,严禁僵尸企业作为债转股对象。

在提升生产效率方面,上述规划提出,未来五年要培育形成一批钢铁智能制造工厂和智能矿山,“支撑有条件的钢铁企业建立大数据平台,在全制造工序推广常识积累的数字化、网络化。支撑钢铁企业在环境恶劣、安全风险大、操作一致性高等岗位实施机器人替代工程。”

中国钢铁产业进行调整升级,是全球宏观经济步伐调整的必然结果。工信部预测,2020年全球粗钢消费量和产量基本维持在16亿吨左右水平。

业内人士指出,从中长期看,随着全球经济逐步摆脱危机影响,发展中国家在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带动下,粗钢消费将呈稳定和小幅增长态势,但“十三五”中国钢材消费强度和消费总量仍将呈双下降走势,粗钢消费量在2013年达到7.6亿吨峰值基础上,预计2020年将下降至6.5亿-7亿吨,粗钢产量7.5亿-8亿吨。去年粗钢产量为8.04亿吨,为近三十年来首次下降。

“十三五”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将有政策突破

据中国钢铁资讯网

工信部近日印发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去除粗钢产能1亿-1.5亿吨,提高产能利用率10个百分点;提升前10家企业产业集中度25个百分点以上,达到60%。

据了解,“十三五”时期钢铁行业有望开展一轮大规模的兼并重组,并已制定了相关的政策,鞍本实质性重组有望破冰,而打破不同地区、不同所有制之间的利益藩篱则是新一轮重组的关键难点。据专家先容,在钢铁兼并重组的区域和所有者的利益边界上,将出现一定的政策突破。

债务、安置资金压力巨大

参与规划制定的中钢协专家指出,去除1亿-1.5亿吨的目标的依据,是在11.3亿吨产能的基础上将产能压至10亿吨,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供需能达到一个艰难的平衡,产品价格与市场有望随之好转。

规划专门制定了一个化解过剩产能的专项行动,要求严格实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技术等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对达不到标准要求的,要依法依规关停退出。专家表示,尽管今年钢铁已提前完成4500万吨去产能的任务,但只是从量上来说的,还有许多债务、冗员等问题并没解决。

专家先容,大量去产能钢企的债务还搁置着,尤其是部分民营企业,其债务成分十分复杂,一旦要把装备彻底拆除,将遭到来自个人、乡镇、银行等多方压力;而国企的债务规模过于庞大,频频出现的债务违约警示着风险犹在。

据中钢协相关人士先容,中国大型钢企去年平均资产负债率已达70.06%,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专家表示,人员安置也面临很多问题,其中钢铁国企的冗员大部分是以转岗方式内部消化的,冗员的包袱还是在国企身上背着;而民企以就地解散居多,会带来失业。“有些企业提出想法,拿奖补资金在当地建立其它企业,不一定搞钢铁,然后来安置职工。目前有这种意向,但是还没有操作好。”专家表示。

按照计划,今年将安置钢铁行业职工18万。中央为此设立了两年1000亿规模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

专家表示,奖补资金也面临困难,“1000个亿有三分之一用在钢铁上,按吨钢来说,奖补资金每吨能补上百十来块钱,按人头来算,一个人补3到4万,这已经是多的了,去产能不可能完全由中央这一资金来完成,需要地方上给予大量的财政支撑。”

去产能举步维艰的另一面,则是地方钢铁去产能的“数据热情”。业内多位人士表示,钢铁去产能要保持理性和节奏,不能搞成“大跃进”。

兼并重组亟待打破藩篱

兼并重组也是规划的一项重要内容。规划要求,“十三五”期间将提升前10家企业产业集中度25个百分点以上,达到60%。为此将推动行业龙头企业实施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形成若干家世界级一流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十二五”期间也制定过钢铁行业提升集中度的目标,然而五年下来,非但没完成目标,而且产业集中度不升反降,前10家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由2010年的49%降至去年的34%,致使恶性竞争连连。

专家表示,此前集中度下降是因为前10家钢企基本都是大国企,在过去五年中几乎没有扩张兼并,相反一些中小型钢企却抓住前些年的好行情大幅扩张了规模。其原因是在金融危机后,国企怕担风险,在决策时普遍保守;另外国企在应对市场变化时反应较为迟滞。专家表示,规划再次提及提升钢铁行业集中度至60%,仍然面临着不小的困难。

最大的问题就是跨地区、跨所有制的重组面临较大的阻力。除民企外,国有钢铁企业大都归属于地方国资委,央企则以国资委为主管单位,企业兼并重组必然涉及不同地区、不同所有者之间的利益调整。就地方来说,企业重组会影响部分地区的税收和就业,而央企之间、地方国企之间的重组必然涉到部分人事及其背后的利益调整。

典型的例子就是鞍本重组的搁浅。国资委相关人士表示,鞍钢和本钢重组面临着复杂的所有制归属以及由此而来的权责关系。“鞍钢属于央企,本钢属于辽宁省国企,其重组既跨区域又跨所有者,双方利益纠缠不断,又互相推诿义务,加上厂办大集体职工安置等历史遗留问题无法解决,不断扯皮之后也只是成立了一个松散的鞍本集团”。

该人士认为,钢铁在央企层面的重组可操作性更强一些,因为他们统一归国资委监管,属于同一所有者框架内的重组,而跨地区、跨所有者的兼并重组仍有很长路要走。

专家则表示,不同区域和所有者之间的藩篱在“十三五”期间必须打破,否则60%的行业集中度目标是很难实现的。“鞍本重组是个缩影,如果说它的问题解决不了,其它企业的重组问题也都无法解决”。

信息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