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贸面临“多事之秋” 美欧日围追中国稀土 全球贸易混战升级 [ 2012-03-16 ]

据新华社信息

中国稀土出口限制和欧盟“航空碳税”两大争端同时上演,全球贸易进入了混战状态,而中国隐隐处于“两线作战”的境地。

中国外贸多事之秋

美国商务部高级官员日前透露,由于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美国、欧盟、日本已着手向世界贸易组织(WTO)起诉中国。欧盟一位贸易专员也证实,三方正在准备WTO贸易争端裁决请求。

中国商务部日前发布公告称,中国收到美国、欧盟、日本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提出的有关稀土、钨、钼的出口管理措施的磋商请求。

商务部条约法律司负责人就此发表谈话表示,中方此前就有关原材料产品出口政策与各方一直保持着沟通和接触,多次强调中方政策目标是为了保护资源和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无意通过扭曲贸易的方式保护国内产业。

这是美、欧、日有史以来首次联手参与WTO争端,值得注意的是,其时机恰恰是欧盟“航空碳税”在国际上饱受争议之际。

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TS)宣称,自2012年起,对在欧盟境内起降的所有国内、国际航班碳排放设限,排放超限的航空企业可在欧盟碳交易市场上向未超限者购买排放权;年审时最终排放超限者将被课以重罚。欧盟法院也支撑ETS的这一决定。

但欧盟这一单边行动引发巨大争议。2月22日,包括中国在内的29国在莫斯科发表联合宣言,抵制欧盟单方面将航空业纳入ETS。3月11日,空客和欧洲六大航空企业表示,ETS扩围之争将使欧洲航空业遭受巨大损失,空客称中国已搁置价值120亿美金的45架A330采购大单。这两出惊心动魄的开年大戏似乎预示着,2012年注定是中国外贸的多事之秋。

专家称:“强词夺理”

“美国指责中国稀土出口配额不合理,是强词夺理,事实上,去年中国稀土出口配额只用了一半。”稀土专家、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教授王国珍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中国稀土出口配额争议,肇始于2008年,中间经历了“中国原材料WTO争端”,终于在今年全面升级为WTO层面的贸易争端。

据王国珍先容,1998年,中国实施稀土产品出口配额许可证制度,但不构成实质性的出口障碍,出口价格也比较低,2005年和2008年两次大规模减少出口企业数,特别是2008年,同时减少了配额,国际市场稀土价格由此急剧上涨。2009年,美国、欧盟、墨西哥就中国原材料出口限制措施向WTO上诉。今年1月30日,WTO就该案发布了不利于中国的裁决报告。当时就有业内人士表示,欧美很有可能依据这个案例,开始将较为敏感却与此案例类似的中国稀土出口限制争端也推向WTO。

接近稀土谈判的人士透露,从一开始,美欧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中国稀土国内外销售价格不一,获得不公平贸易优势。

而中国对稀土产品出口进行配额管理的理由是保护环境和可用尽自然资源。王国珍表示,过去几十年,我国对稀土的开采对环境的破坏非常大,近两年国家不得不加大对环境的治理力度。

在稀土出口配额实施后很长一段时间,出口的确呈现下降趋势,但从统计数据看,配额仍高于国际市场需求,到了2008年才出现转折点。

“实际上,美国的稀土资源也非常多,但是美国现在不开采,因为美国稀土开采的环境代价很大,开采成本非常高。”王国珍说。

美大选年“症状”

中国外贸的多事之秋,一方面体现了欧债危机的溢出效应,另一方面体现了美国大选年的“政治周期”。

去年12月19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做出裁决,认定美国反补贴法不适用于“非市场经济”国家,意味着自2006年年底以来,美国商务部的几十宗对华反补贴措施均不符合美国现行法律。当时某些舆论将此解读为中国在中美双反争端中获得阶段性胜利。

但正如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院长屠新泉分析的:“美国的法律修改程序确实复杂,然而在民意汹涌时期,要修改也是很快的。”果然,今年3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分别以绝对多数和全票通过一项法案,授权美国商务部继续对中国和越南等所谓的“非市场经济国家”征收反补贴税。中国国际贸学会中美欧战略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驻美国旧金山、纽约总领馆前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表示:“因为传统上的汇率问题已经很难给中国方面更多的压力,必须通过其他经贸领域争端的强硬姿态稀释美国国内的就业、经济下滑压力。”

信息来源: 宝钢资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