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当地居民反对、双方在就业问题上存在争议等因素 多家钢铁巨头在印项目进展迟缓 [ 2011-10-18 ]

据新华社信息

近日从巴黎传来消息,刚刚接任世界钢铁协会主席的鞍钢总经理张晓刚表示,鞍钢正计划在印度建设年产量200-300万吨的钢厂。如若成行,这将是继新兴铸管、五矿等在印项目后,中国知名钢企再度进军印度。

“我觉得,在中国之后,印度(在钢铁发展上)将是下一个大国。”张晓刚认为,印度的年度钢产量和需求有可能在今后5至10年里,增至1亿至2亿吨。

作为全球第一大钢铁生产国,中国目前仍鲜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钢厂。继大规模海外资源投资热潮之后,在海外建厂的冲动,开始在不少大型钢企领导的心中酝酿。今年以来,国内一大钢企领导就多次公开表示:“中国钢铁业大规模、双向投资的国际化时代即将到来。”而目前中国国内钢市需求增速的放缓,或许也在另一层面迫使钢企在战略上未雨绸缪。

不过以印度为例,尽管该国钢材目前供不应求,计划到明年要翻倍至实现1.2亿吨钢铁产量,但已在此谋划多年的安赛乐米塔尔、浦项等全球钢铁巨头,仍多少遭遇水土不服、项目延迟之困。

下注印度

对于外国媒体所称20亿美金的计划投资额,鞍钢方面表示尚未确定。

本月13日,鞍钢集团有关人士回复记者时称:“大家非常关注印度市场,认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目前,大家正在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希翼与之一起在合适的时机对合适的项目进行投资。但这需要较长时间与相关的合作伙伴进行探讨,之前洽谈的项目计划年产量在200-300万吨,但目前并未最终确定项目的规模和投资额。”

在此之前,张晓刚曾表示,鞍钢更倾向选择虽然成本较高,但风险较低的发达国家进行投资。印度钢铁业供不应求的现状,或是吸引其进驻的最根本动力。

上月底,印度钢铁部长在一次会议上指出,今后五年印度的钢铁年均增长率将超过10%。

由于印度国内钢铁企业将实施的扩产计划,印度政府甚至预计在2015年成为世界第二大钢铁生产国。而去年,印度的钢铁总产量仅为6830万吨,排在日、美之后,为世界第四。

“当然供不应求,印度的发展更多靠内生性增长拉动,基础设施已经成为其后期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上海钢联副总裁兼首席分析师贾良群日前分析认为,而另一方面,中国的钢铁眼下来讲总量过剩,尤其是板材,而需求却将进入低速发展阶段。

中钢协首席分析师李世俊也指出,中国钢铁行业将面临四大考验:需求增速减缓、产业升级需要、环境资源制约以及同质化竞争。

未知之障

就印度市场而言,事实上,另一家央企新兴铸管已先于其他钢企出手。

在2005年流露出对印度市场的投资兴趣以及2008年签约后,去年底,新兴铸管联合五矿集团与印度MNS企业和KGC组建的新印度钢铁有限企业正式投产。

新兴铸管持有该企业35%的股份,五矿集团持股20%,中国合资方绝对控股,而印度各合资方共占45%的股份。

“在国内近乎饱和的状态下,一个产业势必走对外扩张的道路。而我国钢铁业已经在冶金设备安装、设计建造、运营管理方面积累了经验,这些能力可以走出去发挥效用。”贾良群表示,这是中国钢企海外建厂的优势。

但作为一个较具“排他性”特质的重大产业,海外市场对于中国对其投资的保守态度则是劣势。

安赛乐米塔尔欲在印度卡纳塔克邦Bellary地区建设一家耗资63亿美金、年产能600万吨的钢厂。但该企业和浦项此前在印度的恰尔肯德邦和奥里萨邦,均在项目的土地收购上遇到麻烦。直到今年5月,浦项才在6年等待后,得到印度环境和林业部有条件同意,其在奥里萨邦获得1253公顷林地,用于新建总产能达1200万吨的钢铁项目,但须双方重新签订谅解备忘录。

正是由于当地居民反对、环保人士批评,双方在就业问题存有争议等等,导致这一1991年来,印度经济市场化改革以来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拖延数年。

中钢协副秘书长、中国冶金工业规划院院长李新创对记者表示:“中国企业去印度,可能遭遇相类似的问题,甚至更多的困难。”

西门子奥钢联相关人士也认为,中国钢厂在印度除了出口以外,没有更大的机会。在印度,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希翼自行建厂以满足需求。

13日当天,塔塔钢铁高层称,塔塔钢铁已经向Jamshedpur工厂投资了30亿美金以扩大集团的年度钢铁产能,该工厂预计将于明年第一季度投产,还计划投资50亿美金,在印度东北的奥里萨邦分两个阶段建造一座最初年产能为600万吨钢铁的工厂,在2014年至2016年间投产。

“大家对计划中的增加产能满足印度钢铁需求的计划感到相当满意。如果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在7%至8%之间,那么印度的钢铁需求增长率将在9%至10%之间。”该人士表示。

信息来源: 宝钢资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