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专家分析认为 解决铁矿石定价权需要制度创新 [ 2011-10-14 ]

据新华社信息

日前我国发布了自行编制的铁矿石价格指数。乐观的评论认为,这是我国作为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国夺取铁矿石定价权的重要一步;悲观的人士指出,铁矿石贸易的主要供应商不会理睬大家的指数,因为他们手里拿着铁矿石资源,可以忽略大家的指数,继续挥舞着他们武断的定价大棒。业内专家对此表示,这些提法都有些道理,但是有关讨论都偏离了金融学中有关什么是定价模式的思想轨迹。

在年度定价的谈判体系内,铁矿石的矿主们会倾向于同竞争力最强的钢厂达成长期协议价格。对于矿主们来说,最具竞争力的钢厂既是一个安全的长期客户,又是一个能够接受更高价格的客户。铁矿石的长协价包含着行业内优胜劣汰的因素,接受该价格的钢厂认为,这是一个能够把其他潜在竞争者屏蔽在行业之外的价格,又是一个能够保证自己盈利水平的价格。所以,大家看到长协价一般都是劳动生产率最高的钢厂率先接受。

长协机制未能预见中国钢厂的蓬勃兴起,在中国内地的旺盛需求推动下,中国钢厂的产量大幅度增长,导致铁矿石贸易格局发生了变化。在原有的框架体系下,如果中国市场是一个资源价格完全开放的市场,不可能出现大量的低效率钢厂,实际情况是大家的钢厂在各地地方政府的扶持下,各地银行的帮助下,依赖强大的国内市场迅猛发展起来。现在的铁矿石市场乱象其实是旧机制瓦解、新机制尚未建立之前的过渡时期。

其实,当年的铁矿石贸易和现在的房地产一样,是非连续时间金融框架下的定价机制。土地和房屋的买卖并不是时时刻刻发生,而是跳跃的。铁矿石的定价也是一年一度的,并不像股票和黄金那样在交易所连续交易获得报价。如何在跳跃的、非连续的交易中研究其定价机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各国目前都没有什么现成的解决方法。

那么,现在大家打破了铁矿石原有的非连续框架之后,要用指数定价的方法,在连续时间金融的框架内获得定价权,就必须要解决好让铁矿石指数可微、可导、可对冲等前提条件。如果大家的交易所中,铁矿石指数交易是可以对冲的,而且这种对冲不依赖于三大矿山提供的实物卖盘,大家就向着获得定价权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许多人都认为大家作为最大的客户,理应获得铁矿石的定价权,专家表示,定价权其实和供求没有多大关系。从金融学的角度去理解一笔交易,定价权的实质和核心不是大客户和大矿主之间的斗争,而是通过市场的交易体系来化解特定标的物风险的便利。所以,这不是一笔大买卖,而是一个完整的化解风险的交易体系。如果大家能够为投资人、厂商、矿主和其他贸易商提供这种便利,定价权就是大家的,这个过程应该包括一系列制度设计和金融创新。对此,专家有如下建议:

要充分认识到原来的长协价有其合理性,那就是由最有效率的钢厂来给全行业定价,这就在无形之中把低效率的生产者排除出去。大家需要把这个合理因素吸取到交易体系中。大家不仅要编制一个基于贸易历史数据的统计指数,还要建立一个指数化的交易体系。这个体系中,应该包括而不限于铁矿石指数期货,甚至包含铁矿石的实物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等品种。其中,铁矿石ETF的交易可以考虑引进一项新的机制,那就是选择当前市场上最高效率的生产商的铁矿石冶炼率,折算出一个标准,允许用标准化的钢锭取代铁矿石,来向基金管理者实物申购。这样做的好处在于,鼓励大家提高劳动生产率,改善生产工艺,提高能源使用效率,降低铁矿石损耗率,由此就由市场给予优秀企业一项特权——可以用产成品来申购实物ETF的份额,然后可以抛出获利或者赎回铁矿石。

除此之外,大家还可以给该实物ETF提供一个下游的选择权,把炼焦煤纳入ETF的实物申购范围,但折算率以行业内能源效率最高的企业作为标杆,这样就等于打开了更多通道,进一步扩大ETF交易的参与者。

编制一份铁矿石价格指数并不能确保大家马上获得定价权,如果没有足够的做空能力,反而不利于该标的物形成合理的价格。为了让这种做空机制得到发挥,可以考虑引进实物ETF的交易。如果允许把产成品和其他原材料用于ETF的申购和赎回,大家就获得了一个独特的做空机制,可以用其它标的物通过ETF来做空铁矿石,这样就弥补了市场中的缺陷。钢厂和煤矿参与到铁矿石的ETF交易之中,可以使得大家摆脱对三大矿山的依赖,而独立完成铁矿石指数在交易所内的可对冲。而且这种上下游的激励机制,是其他市场所不能提供的。

专家还建议,今后还要针对该ETF来开发系列的权证产品,方便钢铁行业的参与者通过创设权证来锁定风险,为各方提供全面化解风险的工具,而不仅仅是创立记录贸易数据的指数。
 

信息来源: 宝钢资讯中心